观点人物 | 高继胜卖壳 一个非典型房地产商的消逝

观点地产网

2019-02-24 22:18

  • 不管是莱茵置业还是莱茵体育,都逃不过“放弃”的命运,高继胜也坦言,他内心真正追求的是成为一个相对纯粹的“文人”。

    观点地产网 “早在莱茵达成立的第一天,我就发誓要把它打造成为上市公司。为什么?就是为了让它可以永续发展。”

    高继胜多年前的这句话被广为流传,但他或许不再记起自己曾经的承诺。

    刚刚跨入2019年,高继胜准备将旗下唯一的上市平台“莱茵体育”转让,为他的十七年上市之旅画上句号。

    2002年,是高继胜作为地产商人的一个高光时刻。当年莱茵达集团受让原辽房天43%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将其更名为“莱茵置业”,在当时算得上是中国房地产业借壳上市的第一股。

    在房地产行业征伐数十年,高继胜时刻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作为商人却没有把最纯粹的商业利益作为终极追求。这位自我定位为“非常文人、非常商人”的商界学者,常常面对自己内心的疑虑。

    高继胜曾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专访时透露,他的一位日本老师反对他写书,理由是工作时应该把全部精力投入企业,若不能全心全意投身企业,或许会落得不好的结局。

    地产、体育、学者……这是高继胜在自己身上贴上的标签。

    而今,不管是莱茵置业还是莱茵体育,都逃不过“放弃”的命运,高继胜也坦言,他内心真正追求的是成为一个相对纯粹的“文人”。

    从买壳到卖壳

    从创立莱茵达到上市,高继胜用了七年时间。

    2002年莱茵达集团受让原辽房天43%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将其更名为“莱茵置业”。莱茵置业的上市为高继胜在激烈的房地产市场竞争中增添了不少砝码,经过几年的发展,他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房地产大佬”。

    遗憾的是,上市后高继胜没有扩大莱茵置业的规模。在2010年万科破千亿的时候,莱茵置业年销售25亿元。

    随着中国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高继胜认识到传统的“武大郎烧饼”模式已不可持续,他开始迅速调转莱茵达船头,开始转型。

    高继胜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公司除了地产主业发展之外,采取适度多元化发展战略,将会关注其他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的领域进行投资。

    漫漫转型之路,一开始高继胜并没有直接选择体育。他不断地尝试涉足新行业新业务,包括航空业、农业、矿业、纳米科技、医疗保健等等。最终,莱茵达选择了金融业作为企业发展的另一主要驱动轮。

    “过去我们资本市场很薄弱,现在资本市场是全球第二大体量,金融和金融服务行业必须是国民经济当中一个重要的平台工具。”高继胜解释。

    直至2014年一季度,莱茵置业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同比减少350%,亏损2778.63万元。次年更名莱茵体育时,仍处于亏损状态。

    2015年8月18日“莱茵置业”变更为“莱茵体育”。随后高继胜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莱茵体育尝试从投资、传媒、赛事、互联网、地产和教育六大业务展开布局。

    其后高继胜继续将重心转向体育产业,并成立多家体育公司,涵盖投资、足球俱乐部经营、赛事运营、场馆管理、电竞、媒体转播等环节,并在冰雪等领域展开合作。                

    事实上莱茵体育并没有离开房地产的本质,2016年、2017年,体育板块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8.79万元、6991.12万元,仅占营收的0.46%、5.28%。2018年上半年,莱茵体育实现营业收入为4.35亿元,同比减少下降56.27%。其中,房地产销售业务贡献了3.59亿元,占比82.54%。

    更名三年来,莱茵达相继出售绿茵置业40%股权、杭州房产等资产,套现12.12亿元,其中房产板块收回的资金近10亿元。

    终于,兜兜转转十七年,高继胜决定将这个壳卖掉。2019年1月24日,他将莱茵体育标价13亿元,转让公司控制权。

    “裁判”高继胜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要风雨兼程。莱茵达转型的阵痛并没有浇灭高继胜对于体育事业的热情。

    2017年8月,高继胜再次成为焦点人物,其以个人和家族名义,收购了圣玛丽足球集团80%股份,成为英超劲旅南安普顿俱乐部最大股东,也是俱乐部史上第一位中国老板。

    回溯高继胜的人生历程,在过去67年里,他做过七年武警,当过班长、领导,后来跨界二轻系统,再后来被派往日本进修两年,回来一年不到创立了莱茵达,期间不乏传奇的履历。

    但高继胜的“体育梦”却从大学时便已萌生,期间他养成了对体育的热爱,而且学了一项非常好的技能——裁判。

    “在1975年,我的人生历史上有非常辉煌的一笔,也是裁判生涯中非常辉煌的一笔。”高继胜2015年曾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

    在这场上海华东联队和西班牙篮球队的比赛中,高继胜的表现并不是全然完美的,但期间出现的一个小失误,却成就了对其而言影响一生、至关重要的球赛裁判经历。

    正如那句“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所说的,高继胜记忆里这些或偶然、或明悟的细节片段使其成为了现时的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也框定了莱茵达转型的方向。

    转型体育,对于高继胜而言,收购南安普顿无疑是完成其打造体育生态圈的宏愿最好标的。

    在高继胜看来:“体育生态的价值,与企业价值、平台价值完全不同,若说有具象的价值,企业是百亿级的,平台是千亿级的,而生态是万亿级的。”

    然而,体育产业的烧钱程度以及投资回报周期之长,在某种程度上使“玩家们”的资金实力经受着非常严峻的考验。

    作为一名裁判,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宣判,要求裁判员必须是坚定的、明确的和不动摇的。

    “当你否定一个事物的时候,必须寻找到另一个新的事物来替代。”高继胜对下属说,战略问题不用怀疑,没有商量,唯有执行。

    正如高继胜自己所言,“我不善于管理企业,我恰恰善于设计一个企业,说我是企业家并不准确,更确切说我是一个企业的设计师。”

    经高继胜设计的企业发展之路,就像他这样的“非常文人、非常商人”一般,尚无从定论,唯有更多未知的未来。

    观点人物 | 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人物的故事,还有他和她的商业传奇与沉浮。

    撰文:杨晓敏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莱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