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信的冬天 阳光城收购传言里吴旭去留两徘徊

观点地产网

2019-12-21 01:15

  • 虚虚实实,假作真时真亦假。

    ONE

    “他们算什么!我们的发展接下来会非常快!”

    2003年冬天吴旭面对媒体问及龙湖发展迅猛一事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至今仍被市场重温。吴旭当时似有不甘地说,协信接下来的发展也很快。

    转眼间,十六个冬天过去了,当年发展猛烈的龙湖越过了2000亿门槛,而吴旭与他的协信则或许走到了故事的另一端。

    12月20日,有行业自媒体发布消息称,闽系房企阳光城集团正在收购某渝派房企集团。根据该媒体对这一渝派房企的描述,外界纷纷猜测其为协信地产。随后,凤凰网房产也引述新近离职协信的员工的回应证实传言,并披露吴旭计划把资产打包转让,此前接触过金科、融创。

    房地产已经告别了粗放式增长的时代,商业市场开始显露残酷的优胜劣汰。人民法院公告显示,2019年全国有大约400家房地产企业处于破产清算阶段,其中中小房企占大多数。

    有的房企如融创、世茂高歌猛进,有的房企黯然离场,而那离场的总让人唏嘘不已。创办于1994年的协信,在地产江湖已经游走了25年时间,这个曾经与龙湖、金科齐名,跻身重庆前三的房企,如今也走到了日落的冬天?

    观点地产新媒体所求证的多方人士,大多对协信一事表态不一,有人闭口不谈,有人暗示确有收购一事,有人则透露阳光城或收购协信整体股份。在正式公告缺失的时候,来自各方的消息往往会迅速填补信息真空。

    过去数年协信经历业务拆分重组、人事频繁更换,千亿及上市的目标相去甚远,变化之大令人恍惚。一位从协信离职的人,谈起老东家时,淡淡说了句——

    “看不透。”

    TWO

    虚虚实实,假作真时真亦假。

    在资产出售的消息传出后,面对观点地产新媒体的求证,协信、阳光城均并未直接否认,仅回应“不清楚”或“不知道”。

    阳光城近两年销售增长迅速,今年前11个月销售金额1819.17亿元,同比增长36.69%,已完成全年目标。熟悉阳光城的人士称,阳光城全年销售或许突破2000亿大关,现在也在积极并购扩土储,但落子仍较少。

    市场传言协信的出售包括地产开发、商业、物业、长租公寓等,天骄爱生活高层同样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不清楚此事”。他同时回应,目前物业正常运转,没受到什么影响。

    熟悉协信的多位业内人士则提供了不同的说法——

    “启迪协信之前确实有变动……”

    “据闻谈得差不多了,协议快签了。”

    其中一位称,阳光城此次应该是收购协信整体股份,而且连绿地手里的股份也收购过来,但是要下个月才公布。

    在过去几年吴旭主导的业务重组中,协信于2015年与启迪控股成立启迪协信,专注产业地产领域;2017年引入绿地成立协信远创,其中协信、绿地分别占60%、40%股权,侧重于商业地产。

    今年3月份,协信先后传出两个消息,先是启迪协信、协信远创被传整体合并为“协信地产”,此后是协信举行了“协信城市发展集团”组织及业务整合启动会。

    当时原协信地产联席总裁周强转为协信城市发展集团总裁,并对外发声称,成立新公司是“打通各个不动产板块”,全年商住产版块销售目标500-600亿元。协信三大业务板块,分分合合。

    今年5月19日,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以股权和贷款方式投资55亿元入股协信远创,并成为第二大股东。但目前工商信息并未显示新股东的持股量。

    THREE

    在退幕与“卖身”传言之间,是吴旭对地产江湖已不再眷恋,亦或是在资金压力下的焦虑与无奈?

    答案或许并不重要,市场开始重新关注协信与吴旭这些年的命运轨迹。

    2014年,协信的签约销售金额首次突破百亿,维持在重庆的销售第一梯队水准,协信更是与龙湖、金科、东原、华宇并称为渝派房企的“五朵金花”。

    那一年是协信的高光时刻,刘爱明、魏开忠、王裕强“三人组”在吴旭协助调查期间顽强地守护了企业。但2014年末吴旭归来并重新梳理业务,诸多因素也导致了经理人频繁更替,“三人组”均以不同理由离职。

    人事地震还在持续,2018年,推动协信上市及转型的常务副总裁曹志东离职;同年年底,副总裁、多利农庄总裁高剑青离职;今年年初,协信地产的联席总裁张泽林离职......

    从那以后,协信似乎调转了船头。2015年,协信远创录得营收74.67亿元,净利润7.54亿元,均同比下降5.8%、39.47%。2016年-2018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19.24亿元、94.53亿元与91.47亿元。

    2019年上半年,协信远创营收仅为38.15亿元,净利润1.81亿元,其中房产销售占34.2亿元。但值得一提的是,期内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41.37亿元,而其总负债录得649.2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04%,其中短期借款达到46.1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76.44亿元。

    短期还款压力大的同时,协信远创为关联企业垫付的款项高达40.52亿元,这些企业均为协信远创的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数量达到12家。协信对此表示,该笔资金不存在被违规占用的情况,但占用的资金甚至超过其上半年营收回款金额,不免引人猜疑。

    复出后的吴旭曾尝试通过转型与扩张的方式,重新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在组建启迪协信、协信远创后,2017年吴旭更是斥巨资控股A股狮头股份,计划将物业平台天骄爱生活“曲线上市”,但至今借壳仍未成功。

    遥记得,吴旭曾经将协信2018年销售目标定为600亿元,2020年销售额达到千亿。而据观点指数发布的《2019年1-11月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金额TOP100》,龙湖以2227.2亿元的销售额位列11位,协信控股则仅为263.1亿元,远远被甩在了第90位。

    撰文:龚丽欣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协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