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最后辉煌”:激战26小时、溢价960倍与孙喆一的乐创

观点地产网

2020-07-02 15:55

  • 乐视网与融创的纠葛千丝万缕,债与权,罪与罚,已经连成一体,无怪乎要以1.31亿元拍下估值只有19.49万元的乐视商标。

    观点地产网 由于贾跃亭的原因,乐视网一直备受关注与争议,虽然已经在6月5日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证券简称也变为了“乐视退”,但乐视网还是在最后时刻“辉煌”了一把。

    剩余15个交易日就将摘牌的乐视网,在6月29日10时起至2020年6月30日10时止,名下1354项(其中五项已注销)商标在京东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

    最终,这则起价只有13.64万元的拍卖,吸引了超过11万人围观,足足激战26.5个小时才得出结果——拍卖成交价超1.31亿元,溢价达962倍。

    大家都很好奇,乐视网为何能吸引如此多的关注度,而且还获得了超出预期如此多的竞价?

    显然,资本都是趋利的,这背后无非是利益的牵绊与纠葛,而竞得人天津嘉睿作为融创系公司以及乐视网第二大股东(持股8.56%),当中的债与权、罪与罚,或许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另一边,天津嘉睿旗下的乐融致新(前称“乐视致新”)、乐创文娱(前称“乐视影业”),早已与王健林那里收购回来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整合,成立融创文化集团,并交由孙宏斌之子孙喆一打理。

    他们之间的后续故事又将会如何展开呢?

    拍卖缘起与溢价960倍

    据乐视网7月1日公告指出,此次商标拍卖的起因要追溯至2017年。

    乐视网2017年11月曾公布,乐视致新(后更名“乐融致新”)和公司分别拟向天津嘉睿借款5亿元和12.9亿元,借款利率为每年10%(单利)。其中12.9亿元借款中,乐视网拟将持有的乐视致新13.54%股权及派生权益、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简称“乐视云”)47.21%股权及其派生权益质押给天津嘉睿。

    早已债务缠身的乐视网显然很难还得起借款,于是一年后,2018年12月,其收到了来自天津嘉睿方面发出的催款通知。

    乐视对此表示,截止2018年12月6日,公司无法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同时,公司无法偿还融创房地产代乐视网垫付的中泰创盈贷款本金及利息共19.14亿元。

    时间继续往前,2019年6月12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公司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的公告》,两位申请人融创地产、天津嘉睿均申请仲裁,分别要求公司立即支付借款本金19.14亿元、12.9亿元及利息损失、违约金等款项。

    该公告中,天津嘉睿、融创地产要求裁定申请人有权对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13.54%股权(对应出资额为4231.1万元)及其派生权益及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50%股权(对应出资额为人民币3.98亿元)及其派生权益折价或拍卖、变卖、协议转让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直至2019年10月23日,乐视网收到诉讼仲裁的裁决结果:立即向申请人(天津嘉睿)支付借款本金12.9亿元,以及支付尚未支付的借款期限内的利息2467.5万元;立即向申请人支付代偿款项本金19.14亿元,及按同期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和50%罚息率计算的利息损失与违约金等。

    彼时,乐视网对未来的结果已有“预感”。

    其称,如若公司不能足额支付上述裁决款项,质押资产(乐融致新共计出资额为10,917.03万元的出质股权及其派生权益,乐视云出资额为39757.20万元的出质股权及其派生权益)存在较大被依法处置的风险。

    此外,如若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的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乐视网将很可能失对其的控制权,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于是,2020年7月1日公告指出,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9)京03执1344号,“六、采取上述措施后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则依法扣留、提取被执行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或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其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它财产”,乐视网名下1354项商标被依法查封。

    公告前一天,6月29日至6月30日,含乐视、乐视视频、LETV、乐视电视等在内的1354项(其中五项已注销)商标终于走上了意料之中的拍卖命运。

    出人意料的是,此番拍卖竞价可谓盛况空前,共吸引超过11万人围观,激战26.5个小时,获得1376次出价,并最终被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以1.31亿元竞得,溢价达到962倍。

    但根据现行法院规定,作为债主,天津嘉睿将以“以物抵债”的形式,正式获得商标的所有权,无需支出现金,乐视网也不会从中获得实际的现金收入。

    针对乐视网拍卖一事,有报道援引乐视员工回应称:乐视网商标被天津嘉睿汇鑫购得,天津嘉睿目前是致新云网控股的公司,而致新云网的实控人是乐视电视管理层,因此乐视电视不会受此次商标拍卖的影响,会继续正常经营。

    “拍卖中除天津嘉睿外,还有其他买家报名并出价,显示出市场对乐视品牌看好。”此时此刻,乐视仍不忘向市场释放正面信息。

    孙喆一的乐融致新与乐创文娱

    从这起拍卖的发展看来,融创与天津嘉睿虽然同为融创系,却扮演着两个独立的角色。此次主角之一的天津嘉睿,背后掌舵者如今已是孙宏斌之子孙喆一。

    熟悉融创与乐视过往的都知道,2017年1月,孙宏斌豪掷150亿元收购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股权的交易轰动一时。

    彼时,融创通过旗下天津嘉睿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代价为人民币60.41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代价为10.50亿元;收购乐视致新增资完成后合共33.4959%股权,代价为79.5亿元;三项交易总代价为人民币150.41亿元。

    也许,贾跃亭脱身的想法早有迹可寻。

    因为随后半年时间,双方通过150亿元的投资、董事会的改组展开更密切的合作。同年5月21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

    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半个月后,孙宏斌正式接任董事长一职。

    自此之后,贾跃亭资产遭冻结,远走美国,老贾口头承诺的“下周回国”从未实现。在此背景下,“去贾跃亭化”成了融创要做的事情,而融创文化与孙喆一也慢慢浮出水面。

    据了解,2017年9月27日,乐视网就宣布,公司名称将从“乐视网”变更为“新乐视”;同年10月,新乐视组委会成立,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12月15日,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

    次年,乐视致新更名乐融致新,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2018年9月,孙宏斌再次出手,以7.7亿元底价拍下乐创文娱21.8122%股权和乐融致新18.38%股权。拍卖完成后,融创成为上述两个平台的第一大股东。

    随后,融创对旗下业务线进行调整,将乐融致新、乐创文娱以及从王健林那里收购回来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整合起来,成立融创文化集团,并交由孙宏斌儿子孙喆一打理。

    据了解,融创文化成立于2018年12月,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和融创文旅并列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

    2019年2月,孙喆一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同年6月24日,孙喆一接任乐创文娱CEO一职。

    今年6月初,融创将天津嘉睿以0元代价转让给致新云网,后者实际控制人是李晓伟,间接持股50%。但2019年5月,李晓伟就曾以乐融致新TV事业部市场总经理的身份,出席了乐融Letv超级电视的新闻发布会。

    目前,乐视超级电视仍是融创文化旗下品牌。

    融创文化曾表示,希望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场景”的完整生态,乐视超级电视作为内容分发的重要平台和终端之一,将整合融创的地产、文旅、社区资源,提供高品质家庭服务。

    乐视网与融创的纠葛千丝万缕,债与权,罪与罚,已经连成一体,无怪乎要以1.31亿元拍下估值只有19.49万元的乐视商标。

    撰文:刘满桃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文旅地产

    融创

    乐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