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见 | 艰难时期的地产总裁们

观点地产网

2020-07-09 00:00

  • 艰难时期,我们挥别的不止这些地产总裁,还有地产黄金时代。

    观点地产网 随着地产商们相继公布6月份销售数据,不少的正增长变化似乎都在向市场释放“好转”的信号。

    但事实或许并非这么理想,对于个别地产商来说,艰难时期还很长。

    其中一个侧面就是,地产总裁们的“出走”还在持续。这到底是个人的选择,还是面对市场与任务压力下的企业选择,我们大多时候并不能真切知晓。

    最新的例子是万达地产集团总裁吕正韬,据传7月6日已从供职18年的公司离开。

    而在他离任的前几天,万达地产集团刚刚在7月3日召开了半年工作会,吕正韬还是坐在台上的一把手,但远未达标的销售额可能已经为其离开埋下了伏线。

    有媒体援引万达地产集团内部员工说法,在6月末向各个项目追索销售数据之后,得出的结果是,上半年地产集团完成销售额仅200多亿元,按其全年800亿元的销售目标计算,完成率仅有三成。

    对此,吕正韬当时很严肃地说,下半年别的事情都可以不管,所有的工作重心就是销售。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重新重视地产业务的王健林,提出的全年地产销售目标是1000亿元。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强调了几年的“去地产化”之后,突然掉头重拾地产“一哥”位置,对于吕正韬和王健林来说,肯定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尤其是遇上了2020年这一场无人能避的疫情,变数被成倍放大,艰难时期下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几天前,吕正韬似乎还没有离开的念头,因为他说自己会和副总级别以上的员工一样,只领取70%的工资,全年业绩完成才能拿到剩余的三成。

    消息还透露,有心“共患难”的吕正韬,7月6日本来计划离京去西宁出差,但最终的行程却变成了“离开万达”。

    吕正韬的下一站,有消息称是与前同事曲德君一样,将选择“小万达”新城。

    但就在一个多月前,同样自万达跳槽至新城控股的陈德力,因个人原因,辞去了新城控股董事职务,今年3月20日,陈德力还以“个人原因”为由,申请辞去公司联席总裁职务。

    与吕正韬相反,这更像是不能“同富贵”的版本。

    据了解,陈德力在2016年加盟新城后分管商业管理事业部,原本开业及在建只有二三十个的吾悦广场项目,在其带领下2020年5月份已扩展到128座。

    与陈德力同期离开新城的,还有分管商业开发事业部投资拓展工作的袁伯银。3月30日,新城表示,袁伯银先生因个人事业新发展需要,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联席总裁职务。

    曾有猜测认为,陈德力大刀阔斧改革新城商业的两年,正是现任董事长王晓松离开新城的两年(袁伯银同样于此间加盟),在新城遭遇黑天鹅事件后,王晓松全面接管新城,陈德力的老领导曲德君也正式入职,是陈德力“让位”的主要原因。

    老话常说“共患难易,同富贵难”,但对于职场上的地产总裁们来说,共患难与同富贵似乎都不轻易获得。不过在目前的艰难时期,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同时在中南置地与新力任职的陈凯。

    事实上,传陈凯从中南离职的消息早已有之,只是最后的版本却有些不同。据2月22日消息,陈凯将辞去中南置地董事长一职,但仍然保留中南控股的董事局常务副主席职位,并将以合伙人的身份继续参加中南养老和中南菩悦管理平台的管理工作。

    随后,新力控股宣布陈凯获委任为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并与老板张园林共任联席董事长。他在3月底就在新力控股线上媒体发布会中表示,疫情对新力控股等中等规模房企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在2%左右,“今年新力销售的增长目标为20%左右”。

    但目前看来,现实远不及陈凯预测的乐观。

    根据观点指数《2020年上半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金额TOP100》显示,新力前6月完成销售447.3亿元,按陈凯预计的增长20%目标计算,完成全年目标1097亿元约41%。

    观点指数榜单还指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是位于500-1000亿元的房企,该梯次的房企数量有14家,较去年减少4家。

    与此同时,以35家发布销售目标的房企作为样本,观点指数统计发现目标完成率超过50%的仅有4家,占比11.4%;完成率位于40%-50%的房企有16家,所占比重为45.7%,剩余15家目标完成率均位于30%-40%。

    如今的现实就是,房地产行业增速放缓,叠加年初疫情的爆发,房企设定的年内销售目标完成比例不及去年同期水平。这对于有业绩任务的地产总裁们来说,前路依然充满许多不利变数。

    陈凯曾在一次电话会议中表示:“我个人希望能做一些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所以就有了现阶段的安排。”但并非每一个职业经理人都有足够实力能选择自己的职业环境,“水土不服”者数不胜数。

    如加入佳兆业集团仅7个月的许焰林,在4月中已传出消息去职副总裁职务;今年1月才入职宝能的李万乐,4月份已确认辞去宝能城发常务副总裁;加入力高集团仅一年零三个月的力高地产总裁王卫锋,在5月底“因需要将更多时间用于个人事务”而辞职……

    能像“地产圈最年轻”的职业经理人佘润廷那样,去职新力副总裁后重新回归“老东家”协信的又有几个呢?

    很多时候“个人原因”只是离职常见的借口,但在疫情改变不少人对于生死与家庭、工作的看法之后,对于个别地产总裁来说,或许也是一种真实诉求。

    弘阳商业执行总裁祝林2月份就以家庭原因请辞。对其了解的人表示,对于祝林来说,空中飞人的生活,注定难以兼顾家庭责任,这对于家有妻小的地产总裁们都是一个坎。

    与吕正韬一样,近期离开供职了十多年老东家的还有张巧龙,其在2019年末就申请辞去蓝光总裁职务,随后在今年4月15日,张巧龙又申请辞去蓝光副董事长、董事职务,最终在5月31日履新广西本土房企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艰难时期,我们挥别的不止这些地产总裁,还有地产黄金时代。

    成见 | 置身于庞杂喧闹的外部世界,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

    撰文:刘满桃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