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供應鍊金融科技”:高質量發展的抓手

观点网

2022-01-04 23:39

  • 随着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鍊、雲計算等新技術的深入應用,我國數字經濟發展規模持續壯大,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了更堅實的數據基礎和更強大的科技動力。

    一、數字經濟發展進一步夯實金融科技發展的基礎

    數字經濟快速發展提升了中國經濟的韌性和活力。2021年,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新冠疫情局部反複影響,下半年以來中國經濟面臨着不小的下行壓力,但壓力之下數字經濟發展提升了中國經濟的韌性。據中國信通院測算,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近5.4萬億美元,僅次于美國,排在全球第二位。在産業規模、科技水平、平台影響力、獨角獸企業數量等方面,我國數字經濟呈現明顯的發展優勢。“十四五”規劃明确提出:共同推動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全面加快建設數字經濟、數字社會、數字政府,以數字化轉型整體驅動生産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變革。到2025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産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要由2020年的7.8%提升至10%。這表明,我國數字經濟已進入高速發展的快車道,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和空間,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動能。

    數字經濟為金融科技的發展提供了數據基礎、科技支撐和場景需求。随着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鍊、雲計算等數字科技在金融業的應用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金融科技開始迸發出巨大的創新潛力,在提升金融服務質量、防範金融風險、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等方面展現出獨特的作用。一是數字經濟、數字生活、數字政府的發展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了數據基礎,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積累的多維度海量數據,為建立基于數據的信用評價體繫提供了豐富的土壤;二是數字經濟、數字生活、數字政府的發展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了科技支撐,“十四五”規劃明确強調,要重點發展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工業互聯網、區塊鍊、人工智能、虛拟現實和增強現實等七大技術,這些重點技術的創新和應用強化了金融科技發展的科技支撐;三是數字經濟、數字生活、數字政府的發展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了場景需求,“十四五”規劃明确提出,要加快發展智能交通、智慧能源、智能制造、智慧農業及水利、智慧教育、智慧醫療、智慧文旅、智慧社區、智慧家居、智慧政務等十大數字化應用,這也為金融科技的深入應用指明了具體方向。

    圖1 數字中國建設的三維框架

    二、金融科技發展将更加聚焦ToB的“供應鍊金融科技”

    後疫情時期,如何更好利用金融科技滿足B端用戶的金融需求,對加快恢複生産生活秩序、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後疫情時期金融科技的發展更加聚焦ToB創新

    政策上,疫情暴發後政策層鼓勵運用金融科技滿足中小微企業的金融需求。2020年3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加強産業鍊協同複工複産金融服務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20〕28号),明确提出“提升産業鍊金融服務科技水平”。2020年6月,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發布《關于進一步強化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20〕12号),明确強調“運用金融科技手段賦能小微企業金融服務”。2020年9月,人民銀行等發布《關于規範發展供應鍊金融支持供應鍊産業鍊穩定循環和優化升級的意見》(銀發〔2020〕226号),重點強調“提升産業鍊整體金融服務水平”。2021年3月,國家發改委等十三個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加快推動制造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發改産業〔2021〕372号),明确要求“創新發展供應鍊金融,開發适合制造服務業特點的金融産品”。2021年11月,銀保監會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銀行業保險業深化供應鍊融資改革工作,會議提出“探索拓展供應鍊融資業務,有利于提高我國産業鍊供應鍊穩定性和競争力”。2021年12月,工信部等十九部門聯合印發《“十四五”促進中小企業發展規劃》(工信部聯規〔2021〕200号),要求“提高供應鍊金融數字化水平,強化供應鍊各方信息協同”。這一繫列政策表明,政策層對運用金融科技提升中小企業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持肯定支持的态度。

    實踐上,新冠疫情暴發後金融機構和科技公司積極探索滿足小微企業金融需求的新方式。金融科技企業在疫情期間大力推廣“非接觸式”金融服務,京東科技啟動“中小企業幫扶計劃”,利用金融科技從保複工、通銷路、穩資金、企業幫扶聯盟四個維度推出13項幫扶舉措,切實解決中小微企業疫情期間的資金需求,提高了金融服務的精準度、覆蓋面和便利性。全國工商聯會同100多家金融機構推出無接觸貸款“助微計劃”,有效地解決了中小微企業資金鍊斷裂的問題,幫助中小微企業加快複工複産。

    (二)“科技—産業—金融”需要“供應鍊金融科技”的支撐

    “供應鍊金融科技”有助于促進“科技—産業—金融”的高水平循環。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提出“促進實體經濟與金融協調發展,實現‘科技—産業—金融’的高水平循環”。一直以來,我國科技、産業、金融三者之間的聯繫不夠緊密,未能形成良性的聯動和協同,尤其是金融在三者的循環中,未能充分發揮調動資源助力科技創新與産業應用的作用。

    “供應鍊金融科技”對“科技—産業—金融”良性循環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供應鍊金融科技”圍繞B端需求,利用數據要素,融合科技能力,創新金融機構的産品服務和業務模式,為供應鍊上各個環節的企業提供更高效率和更低成本的金融服務。“供應鍊金融科技”兼具“科技性”、“産業性”和“金融性”,是鍊接實體經濟和金融服務的重要橋梁,可以加速産業鍊上下遊客戶的數字化協同,更好地實現“資金流、商流、物流、信息流”的四流合一,更高效低成本地促進金融體繫服務與實體經濟生産的深度融合,最終實現“科技—産業—金融”的良性循環。

    圖2 “科技—産業—金融”的高水平循環

    (三)新型實體企業是“供應鍊金融科技”發展的重要載體

    新型實體企業加速了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全球經濟低迷不前、新冠疫情反複的背景下,中國經濟要實現高質量的發展,需要繼續加快數字經濟發展步伐。集實體性、科技性、生态普惠性和網絡外部性四大功能于一身的新型實體企業,是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雙輪驅動的重要力量。

    新型實體企業助力“供應鍊金融科技”高質量發展。一是新型實體企業擁有完整的産業鍊供應鍊,背後鍊接的無數中小微企業,是“供應鍊金融科技”應用的主戰場;二是新型實體企業具備更強的科技創新能力,是推動供應鍊升級的重要力量。比如在零售流通領域,依托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創新供求響應方式,賦能全産業鍊供應鍊資源配置、助力現代流通體繫,建立數字科技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新産業、新業态、新模式;三是新型實體企業更加注重賦能生态,助力核心企業與中小企業共同發展。新型實體企業積極開放自身基礎設施、技術優勢、服務能力,鍊接、賦能、優化上下遊合作夥伴,全面激活産業鍊的活力。可以看到,新型實體企業對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擴大金融服務覆蓋面和助力實現共同富裕提供了有效途徑,成為“供應鍊金融科技”發展的關鍵力量。

    三、“供應鍊金融科技”将極大提升産業鍊供應鍊韌性

    “供應鍊金融科技”不僅能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更能補齊産業鍊短闆、增強産業鍊韌性、激發産業鍊活力,對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和現實價值。

    (一)在企業層面,“供應鍊金融科技”将有效緩解小微金融服務“不敢貸、不能貸、不願貸”的困局

    “供應鍊金融科技”将破解小微金融服務的供需匹配難題。在傳統的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模式下,供需不匹配是最大的制約。需求端,小微企業存在信息不完善、财務報表不規範、抵質押物缺乏、風險防控壓力大等問題;供給端,金融機構在營銷獲客上缺乏差異性,在貸款定價上缺乏精細化管理,在風險管理上過于依賴抵質押物,在産品供給上匹配性不高。“供應鍊金融科技”是金融科技與供應鍊數字化的協同,它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鍊等技術,基于數據搭建數字化的風控體繫,構建簡捷、高效、標準化的供應鍊協作和供應鍊融資的線上化流程,從而形成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數字化體繫和能力。

    一方面,“供應鍊金融科技”将信用評價從企業主體信用評價拓展到數據信用評價。它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對中小微企業的經營數據進行收集分析,並以數據為紐帶,驅動供應鍊金融業務從傳統企業主體信用金融向供應鍊數據憑證信用金融演變,衍生出全新的金融業務場景,形成了全新的風險控制思路和風控模式,有效提升供應鍊金融的運營和風控效率,進而幫助更多的金融機構、更多的企業參與到供應鍊金融業務中。

    另一方面,“供應鍊金融科技”幫助金融機構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供給能力。科技公司通過賦能金融機構的方式,幫助其搭建基于“供應鍊金融科技”的數字化供應鍊金融平台,能有效降低中小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成本,極大地降低中小金融機構參與供應鍊金融的門檻,彌補其在ToB金融服務中的能力短闆,優化金融機構服務中小微企業的生态。

    (二)在産業層面,“供應鍊金融科技”将在“固鍊、補鍊、強鍊、延鍊”上發揮積極的促進作用

    “供應鍊金融科技”促進了金融業務與科技創新、産業發展、場景生态的融合發展。從京東科技特有的“金融+科技+産業+生态”的模式來看,“供應鍊金融科技”以數字化驅動客戶金融需求和産業需求,通過基礎技術數字化和應用技術數字化的方式,加速實現用戶數字化、産品數字化和金融數字化,進而構建鍊接企業内外部的完整數字化開放生态,最終促進科技、産業和生态的深度融合。

    在供應鍊金融科技對外輸出中,京東科技對原有的線上工具進行SaaS化的輸出,和銀行共同開發了智貸雲項目,為中小微企業提供更高效、更便捷的數字金融服務,聚合了京東金融雲敏捷的IT架構能力、數據中台搭建能力、智能風控能力和智能營銷運營能力,在産品包和地方金融機構原有核心繫統對接的基礎上,為中小微企業提供涵蓋獲客、營銷、運營、風控一整套全流程的金融數字化解決方案,既符合客戶需求,又滿足金融機構在整個信貸發放過程中對合規和風控的要求,並且對其核心繫統改造量不大,真正做到供應鍊金融科技“端”到“端”的服務。

    圖3 京東科技的“科技+産業+生态”模式助力“供應鍊金融科技”發展

    “供應鍊金融科技”将在産業鍊固鍊、補鍊、強鍊、延鍊上發揮催化劑作用。一方面,“供應鍊金融科技”能夠提供更加精準高效的金融服務。它基于大數據、區塊鍊、人工智能等技術,将信貸資金精準滴灌至産業鍊的資金需求節點,幫助打通産業鍊“堵點”,提升産業鍊金融服務的效率。另一方面,“供應鍊金融科技”有助于實現金融服務與産業發展的深度融合,有助于緩解以往金融服務和産業發展“兩張皮”的問題。依托“供應鍊金融科技”,可強化産業鍊上下遊合作夥伴的協同和聯結,接通産業鍊的“斷點”,共同構建數字化的供應鍊網絡和生态,增強産業鍊的韌性和活力。

    本文發表于《中保登業務》

    沈建光 京東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京東宏觀經濟與産業研究院院長 觀點新媒體專欄作者

    朱太輝 京東宏觀經濟與産業研究院副院長

    龔   謹 京東宏觀經濟與産業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撰文:沈建光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數字化